金沙城游乐场

诗词散文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职工文苑
念太奶奶记
作者:        发布时间:2021-04-22        点击率:154        分享到:
语音播放:

清明时节雨纷纷,借着假期回到家里,我倦在沙发上犯迷瞪,妈妈给我盖了床被子,迷糊中,故去许久的太奶奶朦朦胧胧的出现在梦里。

记忆中,这个时月,太奶奶就穿上那大襟棉袄、大腰棉裤,提着树枝编的笼,揽了麦草烧炕。她一辈子心灵手巧,干净整洁。听外婆说,那时候,村里只要来工作组,饭总是派在我家。队长说,这样可以给村里撑体面。太奶奶切的“碱面”,没有两根不一样细的,面下到锅里连窝转,捞到碗里挑不断。村里老人去世,姑娘出嫁,更是要请她去给做寿衣、做嫁妆。那是农村人一辈子两身最好的衣裳,太奶奶不用划线就能裁出衣样,小时候,在老家门口上的那个石墩上,我玩一个晌午,太奶奶就能手工缝一个上衣……

太奶奶一辈子含辛茹苦,拉扯了三个女儿。老人对我倾注了对三代人的爱。年幼时,我要东,她给东。我要西,她给西,我要天上的星星,她就说:让我给我娃去摘去。

可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不因爱,在太奶奶96岁那年,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我的孩子当时年幼,我未能侍奉于床前,匆匆赶回家时,老人已闭上了那等了久久的眼。

我一直想在梦中见到我的太奶奶。今天是见到了,可我知道那一定是老人感到天寒,忍了再忍才托梦给我的。这究竟是对我的爱,还是已不再爱我,我说不清。

89772E3BEBD2A2511C99D96A6842D089.jpg